大陆 港台 日韩 欧美 八卦 热点

朱德与张国焘之谜,揭秘刘伯承朱德绑架张国焘未遂之谜

热点 时间:2017-08-28 16:50 作者:双谷

相信大家对于十大元帅之一的朱德元帅都不陌生,对于朱德与张国焘之谜网友们更是好奇心满满。下面小编为大家揭秘刘伯承朱德绑架张国焘未遂之谜。

揭秘:刘伯承朱德绑架张国焘未遂之谜

在当今的红军长征历史书籍中,都有这么一段史实:毛泽东领导的中央红军(即红一方面军)在雪山之中与张国焘徐向前率领的红四方面军会师后,两军混编为左右两路军,在张国焘率领的左路军里,有四方面军的大部和编入的红一方面军第五军团和第九军团。张国焘南下分-裂中央分-裂红军,遭到包括朱德、刘伯承等原红一方面军将领的反对,于是张国焘对反对他的人进行打击报复,撤了刘伯承的红军总参谋长职务,还抓了一大批原红一方面军中的中高级将领进行审查、批判,因此这些将领秘密商议要带队脱离张国焘的领导,北上寻找党中央毛泽东,但这件事被朱德制止了。其实,除此之外,还有更惊人的内幕。我们采访老红军——当年刘伯承总参谋长的警卫员王泉云时,他道出了历史上未曾揭开的绑架张国焘未遂之谜。

提起绑架张国焘之事,话还得从一四方面军会师说起。1935年6月,红军一、四方面军在四川省西北部雪山深处的懋功地区会师,然后准备过草地北上,8月,两个方面军的红军又混编组成左路军和右路军,分路准备粮草北进。

我是红四方面军总部的警卫战士,两个方面军混编后,我仍在张国焘所在的左路军总部。当时,原红一方面军的朱德总司令、刘伯承总参谋长等领导也随红军总司令部编入左路军,与张国焘等人一同指挥左路军行动,因此我就有机会接触朱总司令和刘伯承总参谋长。刘伯承当时没有结婚,朱德身边有康克清照顾。我被安排为刘伯承的特别警卫人员,照顾其衣食起居安全等。

张国焘分-裂中央害忠良,两将领沉着应对寻良策

1935年10月初的一天,总部通知刘伯承去开会,我送刘伯承来到一个大寺庙去开这个会,这是阿坝一个叫卓木碉的寺庙。还未来到会场,就见寺庙四周全副武装的岗哨神情严肃地站了好几层,各条道路口都站了不少岗哨。我预感到可能有啥子重要事情发生,于是我问:"总参谋长,今天这样子,有啥重要事情哟?"刘伯承只顾骑马前行,没有立即回答,走了几分钟后,他才说:"或许是吧!"我预感情况有些不妙。

来到寺庙前,刘伯承下马后径直朝寺庙大步地走了进去,两旁的岗哨相继向总参谋长敬礼。在会场外的我牵住了总参谋长的马走到旁边的大树下,同我骑的马拴好。根据规定,首长开重要会议,警卫人员都不能进入会场内,我只好在外面拴马处等着。寺庙周围有好些马和陪送的警卫战士。在外等候的时候,又见有不少首长来了,如朱德总司令,董振堂军长,徐向前总指挥等等。总之,个个都神情严肃,匆匆忙忙。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就听得会场内闹喳喳的,有争吵的,有起哄的,有笑的声音,总之乱哄哄的。我在外面是听不清楚的,外面的岗哨听得里面的吵闹,也都把钢枪握得紧紧的,神情更加严肃。又过了一会儿,好像听到里面有喊口号的声音,仿佛是:反对啥子北上逃跑……打-倒×××××,拥护啥子主席,打-倒××吃大米……听到这些,我也紧张起来,同时,本能地将右手握住挎在身上的盒子枪手柄,以防意外发生的事情。一会儿又听到寺庙内鼓掌的声音,我担心会拉几个人出来杀头示众,因为过去在遇到这类事情时,张国焘主席一般都会拉几个人出去杀头的。所以,我的心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之中,密切地注视着可能将要发生的事情,真有些担心发生什么不测。

这样的会开了两天,每天都是这样,天天都吵吵闹闹,很不和-谐。

在开会的日子里,我们是不能同首长接触的,被安排在与首长们隔离的地方。会议开到最后一天结束时,各位首长都准备赶回各自的驻地。我见刘总参谋长走出会场,急忙起身,将马牵了过去。刘总参谋长依然一脸严肃,不说一句话,他骑上马就往驻地赶去,走得比来时快得多。见到这场景,我猜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是不愉快的事。出于对刘总参谋长的关心,我很想问一问,但考虑到四周都有不少红军将领、警卫员、岗哨,我觉得这时候问很不方便,所以就没有问了,也同样骑上马,护卫首长而去。在途中,红军将领们各走各的道,与会人员分散开去之后,我见四周无人,便问:"总参谋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刘伯承一路疾驰,一言不发。

回到驻地,他还是不愿说话。

这些天,我一直密切注视着总参谋长的神情变化。他始终不快的心情和特别严肃的表情,让我放心不下,我想是不是与9月中旬发生的事情有关呢?于是我想起了半个多月前发生的事。

那天,也是送总参谋长去一个寺庙开会,这就是"川康省委扩大会议",也叫阿坝会议。这个寺庙叫格尔登,当时也是周围岗哨林立,那天开会的人比今天多得多,是在寺庙里的大殿内举行的。我在外面,当时心情很复杂,在庙外看着不远处藏族坟头上飘着的彩色经幡出神。我虽不识字,但一看会场上的气氛,就知道两个方面军会师以后,由于种种原因扯扯绊绊,肯定出事了。果然不出所料,会场内一片"打-倒×××,声讨×××"的声音此起彼伏。在此之前,我是知道一方面军队伍中有个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张闻天是党中央总负责人。那天,我好像听到会场内在高呼打-倒这些人呢,过去曾听说这些人物如何如何好,今天怎么突然变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总参谋长找我谈过话,他说:“小王,目前有些事情难以琢磨,现在上面意见发生了分歧,你若听到什么请及时向我报告,我这里的情况千万别向人透露。”“总参谋长,我担心别人向我问到你的情况时,不晓得该咋个说呢?”我问。刘伯承说:“首先不用紧张,天塌不下来的。”然后又说:“平时咋个工作就咋个说。如果五军团、九军团、总司令部的人来,或者我去他们那里,你就更不能说了。”我听到总参谋长这么一说,知道他可能处境有些不妙,当即向他保证,绝不乱说一个字。

第二天,朱总司令果然来了。我端上奶茶,让他与总参谋长摆谈,自己就在门外站岗警戒。我先在屋前屋后查了查,别的警卫员都站得远远的在藏房前后警戒,两位首长在屋里的声音,外面根本听不见。我在最里面的一道门上站岗警戒,还负责端茶递水。当时,朱总司令对我不太放心,示意我离远点。刘总参谋长做了一个手势,仿佛是告诉总司令,这个警卫绝对可靠,但说无妨。总司令才放了心。但我也知趣,做一些服务工作后,退到了门外。

在门外,我却能听得首长的摆谈,虽然两人谈话的声音较小,但我还是听得见。两人寒暄几句话后,刘总参谋长首先开口了,他说:“这个张总政委太不像话,昨天开会反对毛周张博北上,又排挤一方面军的同志。总司令,你得想个办法呀。”

“对呀,正是为这件事,我今天来找你交换一下意见。我有一个前提,北上方针不能反对,中央曾经开会,我是举手赞成的,他张国焘也是举手表态赞成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总司令也有些疑惑不解,“毛泽东、周恩来他们悄悄地北上,也不给我朱德讲一声,他们率领一三军团单独北上,叫人家抓住了把柄,说是右倾逃跑,分-裂红军。”

“总司令你说得对。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同样想找你谈谈想法。”

两位首长就在屋内谈了很久,他们一直反对张国焘强加在毛泽东等人头上的罪名,他们相信红军只有在毛泽东领导下才有大发展。但目前这种局面,首长研究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先不随便说哪方对与不对。我清楚地记得总司令说:“要想法获得张国焘的秘密文件,弄清毛周张博单独率军北上的真正原因才行。”但刘伯承总参谋长说:“这确实是一件难事,张国焘对我们原一方面军的人防了又防,绝密文件是看不到的。”显然他们两位首长都痛恨张国焘。我知道在两军混编后,张国焘收了红军总司令部的电台,使得两位首长目前无法与毛泽东他们取得联系。谈话中,我仿佛感觉到两个方面军的矛盾已很深了,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得知毛泽东他们9月9日晚上单独率领右路军中的原红一方面军中的一三军团北上了,并且这个消息是两位首长在开会时听张国焘的秘书黄超说的。好像张国焘对这件事非常生气,他动不动就发脾气,专找红一方面军的人出气。

朱德走后,刘伯承问我他们两人的谈话听见没有,我说听见了。他再三向我说,军机大事,走漏不得半点风声,今晚谈话,就当没听见一样,否则有生命危险。我牢牢记住总参谋长的话,不吐半个字实情。

过了几天,有人问我总司令到总参谋长那里来做什么。我说不太清楚,好像是谈执行张主席的南下打到成都吃大米的事。那些人没再问什么就走了。事后,我向刘总参谋长汇报此事,他夸赞我机灵,答得好。我听得夸赞,心里当然很高兴。

想起这件事情和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更加感到事态的严重性。这些天,已有部分原一方面军的同志被抓了起来,说是不反对毛周张博北上"逃跑路线"的人。想到这些,我真为刘总参谋长和朱总司令的安全担心呀,于是对刘总参谋长说:“首长,你要小心哟,部队里发生了那么多抓人杀人的事件。”

我对首长安全的担心完全是对首长的尊敬和红军前途的担忧。刘总参谋长对我是放心的,他连抽了几支烟后说:“张国焘虽然过去是你们的老领导,他对建立川陕苏区立了功,壮大了队伍,但不能看不起中央,看不起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能打到今天这个局面,中途遇到的艰难是难以尽说的,但在遵义会议后中央恢复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革命才转危为安,从一个胜利走向一个胜利。”接着刘总参谋长说,“一四方面军的矛盾,完全可以坐下来协调解决嘛,何必搞个啥子第二中央。那天,我在张国焘召开的川康省委会议上顶了张国焘等人批判毛周张博北上‘逃跑’,今天,他宣布成立第二中央开除毛周张博党籍时,要我表态,我和朱总司令等几个人又反对他的这个自封的伪中央。”刘伯承越说越生气:“毛周张博北上是中央会议决定的,应该说是对的。张国焘说他们右倾逃跑,还要通缉叶剑英、杨尚昆。但是我想毛周张博他们单独北上肯定是有原因的,否则,他们不可能不通知我们。”我想总参谋长的分析是有道理的。

这段时间,刘总参谋长的牢骚也特别多,动不动就会生气地骂张国焘一通,我也越来越感觉到了刘总参谋长处境的艰难。总部对刘伯承总参谋长的警卫加强了,说是保卫首长的安全,同时不断有人向我打听刘伯承的情况。除新增的警卫向我打听外,张国焘的秘书黄超,还有李特等人也来打听情况。

    责任编辑:双谷
    扫一扫 更健康